睿禾控股||news123 森德網站設計 網站設計

NEWS

【專欄】瓦特先生:當綠電從「善事」變「義務」 用電大戶條款將如何影響台灣企業佈局?

文/ 范旭承

2021年1月1日上路的「用電大戶條款」,要求與台電契約容量5,000瓩(kW)以上的500多用電戶(300多家企業),5年內要使用契約容量10%的綠電,提早在3年內完成則有8%早鳥優惠。施行後的法規,會為未來數年的台灣社會,帶來哪些不同層面的影響?

當綠能作為企業長期戰略資源

從用電大戶的角度來說,這些用電量佔了全台灣35%的企業,屬於台灣極具規模的廠商,極高的契約容量就代表著極高的耗能,而在這些能源密集的產業中,「電力」對這些企業來說就是重要的戰略資源。

在用電大戶法規公告時,許多企業驚覺,過去在自家廠房屋頂上所建置的太陽能發電設備,都是以傳統保證收購電力的「躉售」模式與台電公司簽訂了20年的合約,所有綠電皆售予台電併入全民使用的電網之中。

因此當企業為了要符合法規的規範,必須要使用契約容量10%的綠電時,就發現自己無法從廠房屋頂上已經與台電簽約20年的太陽能電廠取得綠電,這樣的困境讓許多廠商悔不當初,更讓目前尚未被規範進入用電大戶名單的企業心生警惕,開始將可以設置太陽能的廠房屋頂作為珍貴的資源,不再輕易的把屋頂出租給太陽能業者售電給台電。

其實這樣的狀況在其他國家早已行之有年,許多國際企業為了確保能擁有充足的再生能源供給,會在生產基地投入大量資源,尋找適合發展綠電的場域開發,以確保自身的綠電需求不虞匱乏。

舉例來說,作為企業使用再生能源的領頭羊,Apple早在2018年就宣布將與10家位在中國的供應商共同投入3億美元在「中國清潔能源基金」上,開發10億瓦的再生能源,更在2020年於丹麥投資興建兩座全球最大的陸域風力發電廠,以達到Apple要在2030年達到供應鏈以及產品100%碳中和的目標。

台灣在推行再生能源發展上走的雖然比較慢,但許多長遠佈局的企業也發現了這個關鍵戰場的重要性,例如台積電在2020年7月,一口氣向離岸風電大廠沃旭能源購買了920MW的離岸風機綠電,就是為了要儘早確保未來能有穩定供應的綠電來源。

台灣電力交易市場的加速發展

在2017年電業法修法後,台灣開放了再生能源發電、售電的自由交易市場,企業可以透過國際上常見的「再生能源購電協議」(Power Purchase Agreement,簡稱PPA),向民營的售電業者購賣綠電。

依照目前用電大戶法規的要求,企業最遲在2025年必須開始使用綠電,對於剛出現的電力交易市場來說,用電大戶所帶來的龐大需求,無疑是台灣近5年推動電力自由交易市場發展的一大助力,許多企業投入綠電採購的結果,不僅能從市場供需面加速台灣再生能源比例的上升,大量的交易更能促進新模式的產生,為未來普及民間的電力交易市場奠定發展基礎。
 
從綠電的供給面來說,在經濟部公布的政策目標中,台灣2025年的再生能源占比要達到20%,其中太陽光電預計要達到20GW的裝置容量。

過去台灣的屋頂型太陽光電多設置在畜牧舍以及公家機關的屋頂,而全台佔地面積超過7000公頃的工業區、科學園區廠房閒置屋頂,原本應該是非常適合建置太陽能的場域,然而過去因為與企業之間的溝通成本高,導致太陽能設置量增加的速度相對緩慢許多。

但在用電大戶法規的驅使下,許多企業都開始盤點廠房屋頂的可用空間,因應法規需求來設置太陽能設備,此舉將釋放出大量的屋頂空間,勢必能為台灣的再生能源裝置量上升有顯著的貢獻。

國際企業的能源之戰——當綠電從「善事」變成「義務」

過去對於社會大眾來說,企業推動再生能源發展似乎是一種「做好事」的行為,是企業行有餘力時,才需要投入資源去發展的項目,然而在今日使用綠電被列入法規,變成企業的「義務」的時刻,代表社會大眾應該開始用一個不一樣的角度來企業看待使用綠電這件事。

國際上對綠電的使用愈來愈重視,歐盟2020年提出「碳壁壘貿易措施」,將制定碳關稅,未來碳排放過高的商品進入歐盟將會被課徵碳稅,以達到公平競爭的原則。

訴求國際各大品牌使用百分百再生能源的國際倡議組織RE100,也將對台灣以代工為主的產業生態系產生重大的影響,許多以供應國際品牌如Apple、Nike為主的本土企業,都被要求要配合導入綠電的使用,才能繼續拿到這些關鍵客戶的訂單。

就像所有產業在升級轉型時會經歷的陣痛期一樣,正在推動能源轉型的台灣,就是以用電大戶法規作為提醒企業應面對「綠電作為一種義務」的第一槍,讓國內的企業認知到,使用再生能源已經是經營者勢必要準備的課題,唯有做足了準備,才能在國際上佔有重要的綠色先機,保有永續發展的競爭力。

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