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禾控股||news123 森德網站設計

NEWS

《放・獨家》「太陽能國家隊?」系列報導三之2: 「支架國家隊」!臺灣特色的太陽能產業鏈

文/ 陳依旻

憶及「太陽能支架國家隊」在何種契機下交會?徐聰平說:「大家都是小公司有成本壓力,還有困難點,有各自擅長的地方就能結合。」

 

太陽能模組板若少了支架,一旦風吹雨打或其他不可控的因素,難保不會飛走、腐蝕,國產國造的「太陽能支架國家隊」悄然成軍,團隊成員天泰能源集團總經理徐聰平向《放言》解說產業鏈有開發商、專業技師、施工及維護人員,「而我們負責維運」;在他的安排下,本刊也前往雲林,看著工程師頂著烈日,進行定期檢驗、全廠巡視等例行公事,談到整體概況,工程師彭賢光答:「就像車子需要保養,太陽能板也需要定期檢驗,才不會腐蝕。」

 


 

「支架國家隊」也包括銀行從業人員

 

憶及「太陽能支架國家隊」在何種契機下交會?徐聰平說:「大家都是小公司有成本壓力,還有困難點,有各自擅長的地方就能結合。」

 

(照片:天泰能源集團總經理徐聰平)

 

今年4月,我國太陽能光電發電業者天泰、睿禾控股、士興科技以及柏帝能源,在國內最大鍍烤鋼品生產廠商燁輝企業(2023)領軍下簽署合作協議,組成「太陽能光電發電產業最強國家隊」,以「國產國造」為出發點提供適材適用的發電系統服務;成員各有專攻,睿禾控股專責太陽能光電系統案場開發與建置;天泰管理顧問則是維運保養;士興科技負責屋頂型太陽能光電發電結構工程;柏帝能源是太陽能發電支架系統設計、加工製造。

 

支架存在有其必要,彭賢光說,屋頂型光電剛開始設置時「沒有這些支架」,之所以有,是為了要跟屋頂做結合,才有辦法固定太陽能板,清洗都是用一般的自來水,維運端的工作很簡單,就像車子需要保養,要定期檢視、巡視,主要分成電器類、還有設備端的維護,前者會用專業的儀器檢測,後者用板手,檢查接口會不會鏽蝕或者因日照而鬆脫,「最辛苦就是要爬來爬去,跑戶外都要曬太陽。」

 

探討太陽能產業鏈結構,徐聰平指出,首先,開發商的角色就是找到適當的位置,地點不外乎是屋頂、土地,維護屋主、地主的開發;其次,是基礎支架,有屋頂、土地之後,要放上太陽能板,以台灣的產業鏈較發達,像友達(2409)、元晶(6443)等;再來是電的轉換,徐聰平說,支架放完要放關鍵模組,太陽能是直流電,需要轉換才能跟磁電併網,「這時需要變流器」,這部分台廠以台達電(2308)、盈正豫順、新望科技等為主,交流電要跟台電並聯,但電壓不一樣,所以要有變壓器,這部分是士林電機、華城,最後要用電線接起來,我國太平洋電纜、華新麗華等公司都有太陽能專用線。

 

能做與否要有依據,須符合台電「再生能源發電系統併聯技術要點」,徐聰平強調,跟政府申請的過程先要有電機技師,再來結構技師的簽證。

 

(照片:屋頂型太陽光電)

 

系統就緒後仍需維運

 

以屋頂型太陽光電來說,最大的問題是台電饋線,如果沒有就不能作,好比買一個電扇,如果沒有插頭可插,電廠就算蓋好了電也送不去,饋線問題正是如此,人多的地方,台電就拉很多,很足夠,但能設置太陽光電的地方比較偏鄉,用電亮不多,饋線不多;另一個部份是與再生能源業者有關的「用電大戶條款」,此法預計明年實施,所以有些企業還在觀望。

 

據了解,「用電大戶條款」修正草案,再生能源業者與產業界意見兩極,主要爭議點包括條款上路後的緩衝期長短、用電大戶範圍的界定,以及早鳥優惠不夠優惠。有業者指出,全球受到疫情衝擊,產業變成「慘業」,恐需要兩年時間才能回復榮景,這個時間點推出此條款,對產業來說,將增加資金壓力;也有業者認為,經濟部計畫兩年內檢討適用對象,未來可能放寬「用電大戶」的門檻,假若擴及到契約容量800瓩的用戶,經濟部應提出明確的時程規劃,讓現在不是「用電大戶」的企業,知道他們未來可能面臨什麼,方便提早規劃布局。

 

系統就緒後,上述業者就要準備撤場,「但後續仍需要維運」,包括模組清洗、後台財務,例如視績效如何,跟台電收取電費,以及付租金回饋地主。

 

綜觀整體太陽能光電產業鏈,除了開發商、專業技師、施工人員、維護人員之外,還要有銀行從業人員,徐聰平強調,「他們之所以進來,除了專案融資,不外乎台灣多地震、颱風,電廠需產險。」

 

(照片:維護工程示意圖)

 

柏帝能源:以太陽能電廠投資來看「鋼鐵保養與修繕費用」往往使獲利衰退

 

柏帝能源總經理李喆龍表示,士興專注於高科技廠房建設,廠房內的鋼構是由我們協助生產,「尤其是科技廠房的高腐蝕區域的鋼材是我們強項,我們專注於高耐蝕鋼材的製造與設計。」他指出,目前台灣的高耐蝕鋼構大多是使用熱浸鍍鋅或鎂鋁鋅複合鋼材,這些鋼材在一般環境下(PH值4-10)其鋼材的犧牲保護能力是可以抵擋滿長的年限,但是因為台灣海拔600公尺以下,PH值的酸性環境(PH3以下)很多,以台灣大氣腐蝕環境分類(交通部運輸研究所年報2009-2019)可以看出來,台灣沿海很多酸性嚴苛環境,因此造成很多鋼材遇到酸蝕而失去保護能力提早鏽蝕。

 

為了使鋼材能運作長久,李喆龍說,往往花費很大的保養與修繕費用去維護,以太陽能電廠的投資來看,往往使獲利大大衰退,嚴重時,在颱風來襲時甚至造成危害,很多廠商在防蝕設計上,往往一昧的增加成本,忘記電廠投資的投保,因此,他們開發一項高耐蝕鋼材,以不增加成本為前提,性能又能聘美氟碳烤漆,兼顧環保與綠能永續發展。

 

「支架腐蝕損壞,輕則影響整個系統發電效率,遇到颱風來襲有可能被颱風吹損導致整個發電系統停擺」,燁輝向本刊強調,太陽能光電發電系統中主要包含PV模組(發電)、逆變器(直流電源轉換為交流電)、支架系統(發電模組主支撐結構)等三項系統,大型發電案場則會增設升壓站(併聯台電電網)以及蓄電站。

 

其中,PV模組與逆變器因為政府推動自願性產品驗證制度(VPC),品質上已具有一定的水準與可靠度,「但是支架品質控管方面則是在太陽能光電發電系統中較易被人忽略的一環,雖不起眼,造價僅占整個太陽能光電發電系統約10%,擔負的是系統穩定性與壽命中不可缺少的重責大任,尤其對大型案場的發電影響絕對難以被忽視。」

 

燁輝:中國製造「耐腐蝕性」令人擔憂

 

這片火紅的市場中,中國製支架自然也不缺席,燁輝表示,具規模信譽的支架廠商使用大型鋼廠生產之鋼材製作支架,品質雖然尚可信賴,但部分業者以低廉價格、品質不穩定的支架鋼材銷售到國內,品質穩定度及支架耐腐蝕性能著實令人擔憂,「身為國內最大專業鍍烤鋼廠,必須挺身而出來對業界提出最佳解決方案,讓我再生能源發展具有健全的基礎。」

 

(照片:太陽能支架)

 

目前投入太陽能光電發電業者多是新興公司,其公司規模多未達上市、櫃標準;況且已上市櫃之公司轉投資這些產業也不多,燁輝站在輔導下游加工業者角色,挑選具潛力且願意投入發展之企業(公司),提供具體的技術支援以及相關材料選用經驗,培育未來具競爭潛力的企業。燁輝所生產鋼材外銷比例超過70%,行銷136個國家,培養太陽能光電發電系統聯盟的目標不僅僅是台灣市場更希望以國家隊概念將太陽能光電發電系統外銷到世界各國,為台灣再生能源產業奠定更精實的基礎。

 

站在輔導下游加工業者角色,燁輝表示,所生產鋼材外銷比例超過70%,行銷136個國家,挑選以及培育具潛力且願意投入發展、具未來競爭潛力之企業,聯盟的目標不僅僅是台灣市場,更希望以國家隊概念將太陽能光電發電系統外銷到世界各國,為台灣再生能源產業奠定更精實的基礎。

(新聞來源:https://www.fountmedia.io/article/70926?fbclid=IwAR3-YiSPGgdukqSp5x74Q277OvjTaOVW0nnEryb1zDCNqyTVONTNQNfx7yY

讀取中